首页 >时尚

罕见病困局药品研发投入非常大研发生态建立

2019-04-10 22:23:11 | 来源: 时尚

9月19日上午8点烟剂
,在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里,患有多发性硬化罕见病5年的小洪(化名)拿到了国内张口服型疾病修正治疗药物 奥巴捷(特立氟胺片) 处方。凭着这张处方,小洪可以到药店买到期盼已久的新药。

多发性硬化是一种终身、慢性、进展性的疾病,会导致患者出现肢体麻木、行走困难、视力下降等症状,多次复发后可导致自理能力丧失、失明甚至会失去生命。作为治疗该疾病的口服剂型药物,奥巴捷从在华获批到上市供应,仅用了58天,创下了我国罕见病药物上市的快速度。

奥巴捷的快速上市,得益于我国鼓励罕见病药物上市等相关政策的密集推动。从去年10月开始,我国罕见病产业迎来一个新的转折点,政策对罕见病药物研发、诊治规范和患者关怀等方面的重视力度前所未有地在加强。不过,目前中国罕见药几乎全部依赖进口,自主研发能力不强。整个药物研发的产业生态亟待建立。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罕见病药物市场总额达703亿美元,年增长率11%,远高于处方药增长率5.3%。在这700亿美元孤儿药产业版图中,如何填补其中的空白?如今看来依旧道阻且长。

历史新机遇

全球目前上市的罕见病治疗产品大概600多个,但在国内上市的产品不足40%,进入医保的治疗产品更少。 罕见病发展中心(CORD)创始人、主任黄如方在接受财经采访时介绍, 当下很多罕见病患者面临的为残酷的现状是很多罕见病治疗产品尚未在国内上市。

黄如方自身也是一名罕见病患者。面对罕见病药物的缺乏问题上,比起常人,黄如方无疑有着更深刻的体会。

美国FDA数据显示, 2013年至2017年间美国已上市的非肿瘤罕用药数量达到43个,中国却只有3个。

国家卫健委罕见病诊疗与保障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北京大学医院教授丁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财经描述,因为很多罕见病药物未在中国上市缘故,她去国外出差时,一度萌生过去当 药神 想法,想要帮助国内一些罕见病患者买药,但由于种种政策的不允许,也只能作罢。

罕见病,又称孤儿病。世界卫生组织将此定义为患病人数占人口比例的0.65%~1%之间的疾病。美国则是将每年患病人数少于20万人(或发病人口比例 1/5000)的疾病定义为罕见病。无论按照哪种计算方式,以我国的人口基数大来看,罕见病群体难言是少数派。

在日前举行的第三届中国医药(16.530, -0.29, -1.72%)创新与投资大会上,北京协和医院副院长张抒扬对财经表示,罕见病是当今医学难点,具有患病率低、病种繁多、疾病负担种、难诊难治等特点。 罕见病因为病种多,我们认识疾病的大夫更少,能认识罕见病,准确诊断罕见病的医生比罕见病人来说还罕见。中国人口基数大,因此中国也是罕见病发生大国。如果在罕见病治疗方面不突破的话,直接影响到优生优育等问题。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中国的罕见病群体有增多趋势,还有罕见病没有得到明确诊断的复合岩棉板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政策扶持力度在加强。

2017年10月18日,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明确提出要支持罕见病治疗药品医疗器械研发;2018年3月21日,国务院发布改革完善仿制药品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鼓励仿制罕见病等治疗所需药品;2018年5月1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五部委更是联合发布了批国家罕见病目录,将白化病、多发性硬化、血友病等121种罕见病收录其中。该目录的出台被视为是罕见病防治行业发展中为重要的政策节点之一,代表着国家层面对罕见病防治工作的推动有了实质性进展。

研发生态建立掣肘重重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改医管局巡视员李林康对财经表示,国家卫生健康委高度重视罕见病的防治,为维护罕见病的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由于经济、人口、社会保障水平的限制,我国对罕见病的管理总体仍然处于初步的阶段,在防治罕见病工作中仍然存在一些问题和困难。比如罕见病诊疗能力不足,治疗用药缺乏、部分孤儿药的价格昂贵,这也是新时代我国主要社会矛盾在罕见病诊疗方面的具体体现。

在罕见病药物研发上,一直是短板。目前中国罕见药几乎全部依赖进口,自主研发能力不强。

北海康成(北京)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薛群对财经表示,我国的整个罕见病研发尚未形成气候。对比美国,我国在研的孤儿药项目差距甚大。如临床前研发项目,美国已达到581个,中国仅有23个。临床一期、临床二期、临床三期,美国在研的项目分别达到98个、185个、55个;中国却分别仅有1个、6个、2个。

本土药企望而却步背后,受多重因素制约。 一方面,对罕见病的发病机制研究不足,对治疗靶点的研究也不够;第二,企业研发新药通常需要投入上亿的资金和长达十多年的时间成本,而罕见病患病人群少,未来投资收益回报低,企业对罕见病药物的开发动力不足;第三,由于患病人群少,难以找到足够数量的病人开展相关临床试验,无法满足药品上市的要求。 丁洁认为。

在药物的可及性制度建立上,还有诸多难关需要攻克,如罕见病药物的支付上,一直是难题。对于罕见病患者而言,药价昂贵,治疗费用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财经采访了解到,在五部委联合制定《批罕见病目录》前,业内对罕见病的研究与救助就经常卡在究竟什么是罕见病标准上。目录出台后,与之相关的医疗保障又成为了现实难题。

目前国内仅57种罕见病药物被纳入医保范围,可全额报销的仅有10种。此前很多地方已探索出如浙江模式、青岛模式等地方模式,由当地政府主导,部分病种多方共付的模式,减轻患者经济负担。但在医保控费的大背景之下,地方医保依旧存在着对罕见病政策在持续性与公平性上的顾虑,而当前 共付 的罕见病医保模式下,资源有限、对象不清等现实限制依然存在。

他山之石

欧美在罕见病药物可及性的探索上,走过了30多年历史的进程,在立法保障、医疗保障、市场独占期、税费减免等方面,都做了不同程度的创新鸵鸟价格
。 薛群说。

国外在罕见病的立法保障上,早可以追溯至1983年美国出台的《孤儿药法案》,这部法案带动了美国罕见病产业生态的建立发展,继而奠定了美国后来在罕见病药物研发的主导地位。

美国罕见病产业的成功发展,不少国家和地区纷纷效仿之,相继出台了相关的立法保障,如1993年日本出台《罕见病用药管理制度》、2000年欧美出台《罕见病治疗药物管理规定》、2003年巴西出台《罕见病福祉法》等。

南京应诺医药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及首席执行官郑维义表示,在欧美,相关罕见病政策鼓励下,相比非孤儿药药物,孤儿药有一定的研发优势。 以美国为例,截至2017年11月,美国上市的孤儿药已达647个。从实验成本来看,孤儿药的实验成本规模不到非孤儿药实验的20%,孤儿药实验平均成本不到非孤儿药实验的50%;从审核效率来看,FDA对孤儿药审核时间平均为9个月,非孤儿药则为18个月;孤儿药从一期临床到平均上市仅需4年时间,非孤儿药则需要6年时间;孤儿药新药临床试验申请批准率为22%,非孤儿药则为16%;从壁垒上看,由于有孤儿药政策与激励制度,可确保孤儿药享有更长的市场保护;另外,孤儿药大多数为生物药,仿制难度更大。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