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亚投行倒逼亚开行改革

2019-05-22 09:44:33 | 来源: 法律

“亚投行”倒逼“亚开行”改革

议论了数年却几乎没有任何改革的亚洲开发银行(亚开行),在中国决定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以后,总算有了一些改革的迹象。

“你懂这里的规则吗?”在4月初的日本财务省,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在见面会上,甩给香港凤凰卫视李淼的一句一语双关的话。

这天的见面会,李淼向麻生大臣提了一个问题:日本在野党对不参加亚投行有不少批评,日本政府该如何看这个问题。

麻生答非所问地说:“日本在野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们这里言论自由,这就是日本。我们不会偷别人的想法,我觉得(日本)是个棒的国家。”麻生语无伦次的语言中,夹杂了不少漫画上常用的黑道语言,让人以为进了黑道老大的办公室。

当李淼没有举手就准备再问一句时,麻生可能意识到了李淼说的自己是香港凤凰卫视这句话:“凤凰?”他追问了一句后,用英语甩出“你懂这里的规矩吗?”这句话。他身前背后的财务省官员们放声大笑起来。听得出来这笑声带着那么一种讨好麻生,嘲笑李淼的恶意。

日本,或者说在工业上先行发达起来的国家,在过去制定了不少规矩,这规矩是不容任何后起国家质疑的。

在日本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满怀恶意,甚至痛骂为“高利贷”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嘲笑香港卫视的,或者一国首相拿出肮脏的语言把邻国倡导设立的银行形容为“高利贷”,但终还是不能阻挡对现有秩序的改换,尽管内心很不愿意,特别是在美国主导的世界银行(世银)尚无半分改良迹象的时候,如今亚开行总算抬起沉重的屁股,多多少少要做一些改变了。这种改变是亚投行逼出来的。

如果没有亚投行,陈旧保守的亚开行可能还会持续以往的“规则”,亚洲地区基础设施的建设,也将更是一件遥远未来需要做的,但不那么重要的一件事。

不相信亚投行

“亚开行”及“世银”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不能够进行改革,一个比较大的原因是,这些银行出资者主要是美国和日本,这两个国家不想改革的话,任何改革方面的议案只能束之高阁。当中国经济在世界具有了第二大规模以后,不给中国适当的决定世界经济事务的权利,更不相信中国自己能够有独立行动的能力,这该是日本的重要特点。

在世界大势所趋,人心转向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以后,美国财长等立即来中国沟通。尽管美国并未成为亚投行的创始国,但与中国的沟通一点不比创始国少。唯有日本,几乎和中国在亚投行问题上未作任何沟通,坚定地不相信中国倡导的亚投行能够建设起来,更不信会有50个以上的国家参加进来。便是大势已成后,也只有日本在唱衰亚投行。

在2015年3月以前,对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日本表现出来的仅仅是某种轻视。

笔者在东京及北京做过数次以日本企业、政府官员为主要对象的演讲,每次也均谈到过亚投行,但在3月以前,基本上无人对此感兴趣。

3月12日,G7国家中英国率先冲破美日限制,决定成为亚投行创始国之一后,特别是在德法意紧跟着要成为创始国后,日本的媒体开始分为两个阵营。

一个力挺政府,主张坚决不参加亚投行,主要有《读卖》等主流报纸。

另一个舆论阵营则留下了参加可能性。看似希望参加亚投行的日本舆论,文章必先在口径上将还未成立的亚投行猛烈批评一番,说将要建立的银行可能在制度上不透明,对环保政策的执行做得不到位,甚至有可能发生腐败问题等等,但话锋一转,从日本产业的转型看,觉得应该留下参加的余地。这主要是经济类报纸,如《日本经济》及中道自由派报纸《朝日》。不过即使这些报纸上也经常刊载大量支持政府不参加亚投行的言论。

安倍内阁在亚投行的问题上,态度一直非常鲜明:不参加,同时劝其他国家也不要参加。有了这个明确的态度后,外务、财政、经产等方面的国家机构,从国外收集了大量的“G7国家不会参加,发展中国家能够参加的非常有限”等信息,传到了内阁那里。

“官员们深知安倍内阁对华强硬,希望先进国家不参加中国主导的银行,便一个劲的送这方面的情报,结果在日本国内反而没有对这个问题进行充分的讨论。”执政的自民党国会议员在4月对日本媒体说。上有所好,下必为之。但结果无情,自欺欺人。

在坚信亚投行办不起来的时候,同时看到美国主导的世银并无半点改革的迹象,日本国家对亚开行的改革议题同样未予理会。时间就这样过去了。

迫在眉睫的改革

2015年5月2日在阿塞拜疆巴库召开的“亚开行”年会上,有57个国家成为了“亚投行”的创始国,而且亚开行67个国家中有42个是亚投行的创始国,不对业务方向、组织结构进行改革,亚开行的地位便会愈发下沉。

“我们主张让亚投行与亚开行走协调路线。”参加亚开行年会的中国财务部长楼继伟在会上说。

安倍政府把亚投行看成亚开行的劲敌,但中国并没有这样定位。

“以我在国外的经验,亚开行的主要任务该是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经济开发的资金,从事扶贫及人才培养方面的工作,这与中国主导的亚投行,主要从事亚洲的社会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投资,有着很大的不同。”一位曾经在雅加达从事日本政府方面工作的官员对笔者说。

亚开行的改革,该是从业务方向上做较大的调整。

亚开行的业务调查报告认为,2010年到2020年的十年时间,亚洲基础设施方面的需求为8万亿美元,平均起来每年该是8000亿美元,而亚开行能够提供的金额为100亿美元多一些,杯水车薪。有了在2015年开始组建的亚投行,而且其主要精力就在于社会基础设施的投资上,亚开行明显地觉得出现了劲敌。经济开发固然重要,但亚开行的做法有些不够明确,到底是提供社会基础设施,为经济发展提供条件,还是先造工厂,提供工业生产能力,亚开行过去没有一个明确的说法,而扶贫及人才培养是很难获取回报的,一如既往地走下去,没有亚投行也就算了,出现了亚投行后,亚开行的现有银行模式,在业务的维系上会明显让人看出问题,银行效益不佳。

社会基础设施方面的项目也是亚开行的一个投资重点,这是亚开行改革的一个重要内容。

在本月的亚开行年会上,曾经嘲笑、斥责香港凤凰卫视的麻生太郎,发表了演讲,所谈内容已经与4月大不一样,他开始大谈建设社会基础设施时,应该导入民间资金,而且还保证让日本的国际协力机构(JICA)与亚开行合作。日本将加速技术转移及对人才的培育。“我们将提供高质量的社会基础设施投资。”麻生强调说。

对于日本主导的改革,目前亚洲各国的评价依旧不高。印尼外长说,日本主导的亚开行“在作出决定的时候,速度很慢”。另外一个新兴工业国的高官则说:“亚开行是个动作缓慢的巨象。”

作者为日本企业(中国)研究院 执行院长

亚洲开发银行(Asian Development Bank —— ADB)是一个致力于促进亚洲及太平洋地区发展中成员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区域性政府间金融开发机构。亚洲开发银行创建于1966年11月24日,总部设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截至2013年12月底,亚开行有67个成员,其中48个来自亚太地区,19个来自其他地区。

中国于1986年3月10日加入亚洲开发银行。按各国认股份额,中国居第三位(6.44%),日本和美国并列(15.60%)。按各国投票权,中国也是第三位(5.45%);日本和美国并列(12.78%),在这个组织中都是大出资国,拥有一票否决权。

建立亚洲开发银行的宗旨是通过发展援助帮助亚太地区发展中成员消除贫困,促进亚太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亚洲开发银行对发展中成员的援助主要采取四种形式:贷款、股本投资、技术援助、联合融资相担保。

自1999年以来,亚洲开发银行特别强调扶贫为其首要战略目标。它不是联合国下属机构,但它是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经济社会委员会赞助建立的机构,同联合国及其区域和专门机构有密切的联系。

亚洲开发银行一直由美国和日本共同主导。要获得亚洲开发银行的贷款,需要在政府透明度、意识形态等方面通过考核,还有环保、雇佣、招投标等方面的多种要求。各种考核动辄需要一两年,不但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更有可能延误时机。除了条件苛刻、效率不高之外,更大的问题,还是这些金融机构根本无法满足需求。

宿迁市委副书记、市长王天琦深入在建重大工业项目现场办公
威海市财政教育支出比例高于省定比例153
湘西红石林成清明出游热门景点

猜你喜欢